首页|中心概况|学术交流|成果展示|学生信息|高级研讨班
韩国檀国大学4位教授应邀来我中心讲座

2018-09-07

2018年4月24日-25日,应民俗典籍文字研究中心邀请,韩国檀国大学金愚政教授、郑都尙教授、裵银汉教授、许喆教授在北京师范大学在主楼C5049开展两场学术讲座。讲座由北京师范大学民俗典籍文字研究中心齐元涛教授主持。

第一场讲座主讲人是韩国檀国大学汉文教育研究所所长、东洋学研究院辞典编撰室室长兼古典翻译室室长金愚政(Kim Woojung)教授和檀国大学中文系裵银汉(BAE Eunhan)教授。

金愚政教授主讲的题目是《汉字文化圈的弛缓与聚集:建设新汉字文化圈的课题》。他指出,韩国和越南是国家语言文字政策上已经脱离汉字文化圈或脱离中国家,然而实际上依然保留着汉字文化圈的特点,而且这种文化不是过去的遗物,而是现在依然有一定影响力。之后,他主要讲解了在韩国汉字、汉文教育与汉语教育的关系。韩国是唯一在中等学校教育课程中同时开设汉文与中国语(指现代汉语)两门课的国家。中国语的学习目标是为了培养汉语沟通能力,但汉文教育的目标并非如此简单。汉文教育的目标,一是要培养韩国汉字词汇的理解及活用能力,二是要培养文言文阅读和鉴赏能力。建设新汉字文化圈是以国家的实际情况为中心,观察其真相,在构筑新汉字圈文化可能性的同时,要提出这一要求的理念基础和实际课题。

裵银汉教授主讲的题目是《韩国韵书体系的特点》。他重点介绍了历代韩国通用的韵书,其中,来自中国的韵书有《切韵》、《广韵》、《礼部韵略》、《古今韵会举要》、《蒙古韵略》、《洪武正韵》等。韩国自己也编写了不少韵书,主要分成四类:第一类是中国韵书的韩字注音本,以《洪武正韵译训》为代表。1455年,申叔舟、成三问等人据76韵本《洪武正韵》,用韩字(训民正音)对音注解《洪武正韵》。第二类是纯用汉字编纂的韩国韵书,以《三韵通考》为代表。成书年代和编者未详,推定为朝鲜中期的韵书,仿《中原音韵》,共有106韵。第三类是用韩字(训民正音)表记中国汉字音本,以《四声通解》为代表。1517年由崔世珍编纂而成,用朝鲜文给汉字注音释义,共分80韵。第四类是用韩字表记韩国汉字音本,以《东国正韵》为代表。这是一本朝鲜时代世宗大王创制韩字(训民正音)以来,第一部用韩字表记韩国汉字音的韵书。世宗30年(1448年),由申叔舟、崔恒、朴彭年等人奉敕编纂而成,共91韵23字母。然后,他讲解了韩国韵书体系的主要特点是韩国通用中国韵书,诗赋考试以《礼部韵略》为押韵标准,可见中国韵书对韩国影响之大。

第二场讲座主讲人是和檀国大学HK+研究所许喆(Heo Chul)教授和檀国大学东洋学研究院辞典编纂室编纂员郑都尚(Jung Do-Sang)编纂员。

许喆教授主讲的题目是《韩国使用汉字的特点——以韩语专用汉字为主》。他首先介绍了汉语和韩语的不同性质:汉语属于汉藏语系,是孤立语;韩语属于阿尔泰语系,是粘着语。随后,将韩语使用汉字的特点分成三种情况:一是表意国造字,即为韩国固有词而造的字,如“垈”(表示“地基”)、“畓”(表示“水田、稻田”)。二是韩国新义字,即利用汉字赋予新音新义,又分为两小类,一类是异音新义,如“丘”(表示“奴婢”),一类是同音新义,如“同”(表示“最多”)。三是表音国造字,即借形表音。

郑都尚编纂员主讲的题目是《≪韩国汉字语辞典≫的特征与Web-Service》。汉字词是韩国语词汇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韩国语词汇系统中,汉字词与固有词、外来词一起构成朝鲜语的词汇系统。其中,固有词和汉字词是词汇系统的根干,固有词是朝鲜语词汇的主体,基本词汇绝大部分是由固有词来构成的;汉字词是随着汉文化的输入进入朝鲜语语言系统的,大部分表示抽象逻辑概念的词是由汉字词来构成的;外来词是近代随着西方文化的传入进入朝鲜语的,大部分是表示近现代西方文化概念的词。《韩国汉字语辞典》是檀国大学校东洋学研究所于1993年出版,其特点是文献用例比较齐全,以朝鲜后期文献用例最多,在NAVER(네이버)上可以查阅检索。

两场讲座别趣横生,对同学们开拓学术视野,放眼于汉字文化圈的学术研究,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版权所有© 2014 北京师范大学 民俗典籍文字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