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心概况|学术交流|成果展示|学生信息|高级研讨班
汪荣祖先生作“章太炎文化观的重要性”讲座

2017-04-25

2017年“章黄国学讲座”第一讲

2017年“章黄国学讲座”第一讲:

汪荣祖先生作“章太炎文化观的重要性”讲座

2017年4月8日,应民俗典籍文字研究中心邀请,台湾中央大学汪荣祖先生在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三层报告厅作了题为“章太炎文化观的重要性”的讲座。本次讲座是“章黄国学系列讲座”2017年第一讲,讲座由民俗典籍文字研究中心王立军教授主持。

在讲座中,汪荣祖先生还原了章太炎学术研究的历史背景。太炎先生作为民国通儒,在文史各领域多有开创性的成果,有异于现代的专家之学。于今视之,太炎的文化观尤其重要,可惜未能于他生前死后受到重视。时间证明,他是一位难得的高瞻远瞩的学者,为中华文化及世界文明的发展指出了正确的方向。

其次,汪先生从“文化”一词的定义出发,指出“文化”在今天被广泛使用,如“文化水平”、“上层文化”等等,但在拉丁文字源中cultura是指垦辟后的成绩,用之于精神层面,则谓人类以聪明智慧所创造的果实,包括科学、艺术、文学之类。所以,由人心所结之果实,是谓文化。然而,自16世纪以来,人类文明与文化的进展皆来自西方,这使得现代化的实质内容几乎等同西化,五四新文化运动出现的“全盘西化论”也不足为异。这种将西洋现代文明等同文明,将全球化等同于欧美化,都是文化一元论的看法。在传统中国,文化大一统的观念其实也是文化一元论的体现。到了晚晴时期,主张变法的维新者,不认为现代西洋文明是西方文化的特殊产物,而是人类共同文明的现代化发展。现代之异由于中国在现代的落后,所以中国必须急起直追,赶上现代的“列车”。此一思考基础是文化一元论,认为文化乃“天地间公共之理”,没有中外之分,只有传统与现代之别,人类由此一起走向大同。

汪先生从太炎先生的文本入手详细解读了太炎先生的多元文化观及其价值。指出在当时一元论的氛围里,太炎先生察觉到文化的特殊性格,提出了多元文化观,是难能可贵的。同时,他也指出,太炎先生的文化多元论至今对我们具有深刻的指导意义。

汪荣祖先生,台湾大学历史系毕业(1961),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博士(1971)。美国维琴尼亚州立大学历史系教授(1971-2003),其间曾获维琴尼亚州社会科学院杰出学者荣誉、全美研究型图书馆年度杰出学术著作奖(2001)。2003年回台湾长住,现任中央大学讲座教授,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兼任研究员。主要学术著作有英文专书A Paradise Lost, the Imperial Garden Yuanming Yuan等四种,中文专著有《章太炎散论》、《康章合论》、《史家陈寅恪传》、《史传通说》、《史学九章》、《诗情史意》等十六种,中英文论文百余篇、书评40余篇。


版权所有© 2014 北京师范大学 民俗典籍文字研究中心